谨言慎行/机变逢迎

刘皓自戏【嘉世皓】(ooc可能有)

   “刘皓,你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了?”耳机里传出的来自叶秋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夜已经深了,H市泛着微红的夜空稀稀疏疏的下着雪,街市上的灯一盏盏熄灭,这季节的夜空是看不见月亮的。

    心中刚闪出的那点光亮,就这么忽地暗了下去。

    你的前面总站着一个人,他比你高大,比你优秀,你与他之间的关系始终只能是仰望者与被仰望者,直到有一天你欣喜地发现站在你前面那个遮掩了你光芒的人似乎矮了些,你不顾一切的冲到他面前想彻底把他压倒,想要成为他,想要取代他,但最后你却发现他只是欠了身子怜悯的望着你,等到他直起身子来的那一刻,你的光芒还是会被掩盖、轻视,甚至是忽略。

   没有办法不在乎,没有办法不反抗,因而在面对叶秋一如往日那种队长口气的说教时,自己才会选择最偏激的解决办法——反驳。

“我刘皓不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了的。”这句话似乎一直从第五赛季初入联盟成为一名职业队员的那一刻起便就一直被自己记在心里,或许正是这样的信条催生出了自己这种太过于自信乃至于自卑的性格,而使自己自卑的人,自然是指导着自己走过了三个赛季的叶秋。

     叶秋,他是斗神,是领导嘉世获得三连冠的好队长,是荣耀教科书,是所有后辈敬仰的对象,也是那个站在自己前面,遮掩住了自己的光芒却注定是自己无法战胜的传奇人物。

     所以当叶秋退役,终于有机会能够俯视他的时候,自己才会那样毫不犹豫的不计后果的想要去看他的笑话,想要去嘲笑他,想要他也品尝被埋没的滋味。

    但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传奇是不会被时间埋没的,

    叶秋也是。

 

  “呵呵,用个狂剑士隐藏一下实力我就看不出来了吗?刘皓,你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了?”“以前总是说你,因为你做错事,你如果不想这样,也总得给我个机会,是不是?”

    屏幕那边叶秋的语气其实与他三年时光中每次欠身指导自己的语气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因为熬夜的原因添了几分倦意,声音也随之软了几分,但自己心中三年来积蓄的怒火还是被点燃了。

 “我不给你机会?还是你不给我机会?从我入队第一天开始,你就一直打压我,,一直不给我出头的机会,我知道你是怕我,怕我一旦出头,就会抢了你的位置,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压的住我吗?现在怎样,留在队伍中的是我,被踢走的人是你!’’

    话说的倒是一时痛快,但一说完自己就后悔了。

    太冲动了,这种语气怎么听都很恼羞成怒,太不成熟了。

    从床上坐起来进了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双手撑着洗手台怔怔的望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自己:水珠正从脸上滑下来,眉头始终是皱着的,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笑过一次了?

    随手扯了块毛巾擦了擦脸,走出卫生间的一瞬眼睛似乎不怎么习惯从强光环境突然切到弱光一般,视线转为模糊,皱了皱眉躺回床上,四周还是黑暗,绷紧的神经终于勉强放松了下来,记忆中的叶秋走到自己身边欠身为自己做着指导,当时的自己不过是刚从训练营里被选拔上来的新人而已,终于有幸近距离见到了嘉世乃至全联盟人人敬仰的叶神,虽然兴奋但还是有些紧张,思索着在人指导完后回了句“谢谢叶哥”。没敢正大光明的抬头看他,只是侧头迅速而小心的瞥了一眼,刺眼的阳光下,背光站着的叶秋似乎是笑了笑,随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强忍了许久的好奇心还是从屏幕前抬头看向了坐在训练室最中间的叶秋,而他正在专注的盯着屏幕,手下的操作熟稔而迅速,屏幕上一叶之秋那自己早已经熟悉的身影晃动着,渐渐在意识里与叶秋的模样融合成一体,这就是传奇,属于叶秋的,自己只能敬仰却不能触及的传奇。

    最初年少时对叶秋的态度仅有向往与崇敬,本以为时间能让自己的信念更加坚定,却不曾想,无端岁月中,自己还是与最初年少时的模样生成了嫌隙,竟与最初的目标成为了敌人。

    拿了被子蒙了头,泪水就这么无端的滑落。

    记忆中三年前刚初出茅庐的自己望着叶秋的背影,坚定不移的努力向前追逐。

  “我刘皓可不是你们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了的。”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是这样,再过多久,都会是这样。

                              -end-


评论
热度(19)

© 嗔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