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言慎行/机变逢迎

岁月其徂

    蓝的淡泊的天空上放养着几点云彩,远处的山尖上不时飘过几只闲鸟的身影。虞念陪苏秦桑坐在房顶上,听他缓缓讲述过往的事,对街里的学宭里飘来一两点读书声,一切看起来都很悠闲。 

   “知道这天是什么色吗?”虞念抬起头望着天空,将钦羡的目光给予头顶的这片穹窿。 

   “品月,你昨日里不是才问过的么?”苏秦桑回答,随手拈了张纸折起竹蜻蜓来。 

     虞念的眼神亮了一下,但又在瞬息之间重归恝然。

      是么?可昨日里自己不是终日里一人坐着的么?对了…好像还教过谁弹箜篌,可那又像是前日里的事… 

     那种小孩一般困惑而不得解的可爱模样逗的苏秦桑哧的笑出来,他握着手里已经成型的竹蜻蜓又故意问到: “那念儿可知晓你我二人合卺已几日了么?” 

    “应该有九年了吧…这么久怎么算的清楚?”她不满的撇嘴,口气越发像个孩子。 

    庭院里那棵桃树似乎也在笑她健忘,抖落了一地的芳华,风旋卷着,携着桃花瓣四散里飞去,桃花瓣儿混着香气温柔的触吻蝶翼,苏秦桑抬手拢了虞念脑后的散发,细心的替她束好。 

    “错了,十年。”

     困惑的神色再次回到虞念脸上,她只记得面前这个很面熟的男子昨日里才爇烛夜游与自己偶遇,何有十年之说?

   “罢了。”苏秦桑抬手揽她入怀,递了手里的竹蜻蜓过去。虞念接过来,两手合握住,狡黠的笑了笑。 

“从此以后,你忘记了的,我全替你记着。”

 记住你喜欢品月色的天空, 

 记住你喜欢箜篌奏的曲子,

 记住你我两人合卺已十年。

 只是你与我的关系,我全都交给你来记,

 莫要忘了。

 “先生知道这天是什么色吗?”虞念从他怀里抬头,茫然的看着天空。 

“品月,姑娘昨日才问过苏某的。” 

“可别再忘了。” 

“若是忘了,苏某可是要罚的。” 

“怎么罚?”虞念好奇的眨眨眼。 

“罚姑娘一辈子都只能记得苏某一个。”

 “好…”虞念应着,靠在他肩头沉沉睡去。 

“罢了,姑娘别忘了苏某就好,怎么敢让姑娘记住苏某一辈子呢?”他笑着将手挡在她阖着的眼眸上。 

  “这品月的天空虽好,就是太阳灼人眼了些,姑娘好好睡,苏某陪着你。”

    希望我也能陪你一辈子。 

                    ————END————

评论
热度(2)

© tonkey-仝鹤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