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言慎行/机变逢迎

一个异常短小的暗无天日的自戏/

随着最后一击碎风波动剑的斩出,自己的血线也彻底清零,这或许会是本赛季最后一战,随着视线转为灰白的一刻,习惯性的便想起了过往的战役。

五年间,自己已提剑站在赛场上,也有十余次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倒在赛场上并不少见,最初的痛苦渐渐也变得习以为常,血线清零并不能在严格意义上成为死亡,只能算作是与赛场,与队友的暂时别离。但是自己倒下与否却也决定了一个队伍的战略是否需要调整,间接也决定了胜利的最终归属,更加决定了自己背后那个人的喜怒。

  严格意义上来说,刘皓也不过是自己的传承者之一,而自己作为被传承者,总有一日也终会像一叶知秋一样易主他人。但自己在这个战场上所能停留的时间,注定要比他长,也注定不能同他战至最后,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间不断地推移,刘皓在自己心中早已从简单的操纵者上升到了朋友的地位,或许总有一天传达过来的指令不再来源于刘皓,或许总有一天身边的战友会变成敌人,面前的敌人却变成了战友,或许有朝一日,自己也要远离这片战场。

但是无论如何,一个剑士应该做的,即是为自己身边与身后的人而战,即使一直无法见到身后的那个人,但只要从他传达给自己一招一式的指令中,感受他的成长与喜怒,也便够了。


评论(2)
热度(11)

© tonkey-仝鹤衣 | Powered by LOFTER